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娱乐公司-澳门真人博彩娱乐网络大全-澳门网上娱乐博彩大全-解忧小说网
有邪气杜从云,刘二壮_有邪气小说阅读 - 解忧小说网
手机版 书架
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库> 灵异> 有邪气

更新时间:2019-04-18 15:05:13

有邪气 连载中

有邪气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焦耳 分类:灵异 主角:杜从云,刘二壮

男女主角是杜从云,刘二壮的小说叫《有邪气》,是由网络大神焦耳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,有邪气讲述了:我家堂屋摆着三口棺材,不是给死人,而是让活人睡觉的……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从小到大,爷爷还从来没打过我呢。

爷爷见我不服气,叹息说:“祖师爷立下这规矩,实在是用心良苦。这世上鬼啊怪啊,终究是邪祟,被正气压着,可这人心才是最鬼祟的,有时候比鬼还怕人。你要是不记得这一点,将来凭你本事再大,只怕不是死在鬼手里,而是被人给杀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我哼道。

爷爷说:“那我问你,杀人最多的是谁?”

我哑口无言,杀人最多的,自然就是人。古来打仗,哪一场不要死个几十上百的人?如果是鬼害人,死上十来个,就很怕人了。

爷爷点头,道:“所以你要记住,人比鬼可怕。第一关就要要教你,鬼可怕,人也要提防着,所以要有杀人的勇气。”

我没说话了。

爷爷清楚我的性格,知道我还不服气。

“我是个倔老头,你的脾气比我还倔。你不信师父的话,早晚要吃亏。等着看吧,明天村里就该热闹了,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意思了。”

明天?

天一亮,我就往外跑。

昨晚把花二婶子给捅了,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。如果真的杀了人,那就是我的罪过了。要是有人报案,警察会不会把我给抓走?

我蹲在她家门口,踌躇着要不要进去。过了会儿,看到她提着锄头下地,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,这才松了口气。花二婶子嘴里屁咧咧的,跟同行的人说家里遭了贼,哪个杀千刀的王八汉子把她的花衣服给偷了。

我心里明白了,昨晚那个花二婶子是假的,一定是张先生的邪术了。

这家伙拿糖果害我不成,又叫纸人来叫门,心思真是恶毒。

两次都没有得逞,这家伙还不知道有啥阴恶损招在等着我和爷爷。

嘟嘟的声音响起来。

村口来了辆拖拉机,从烂泥地上开过,拖着一屁股的黑烟。就在我诧异的眼神中,这辆拖拉机就停在我家门口。

我一愣,急忙往家跑。

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,七嘴八舌地说着话。好些个汉子往我家搬东西,有自行车,收音机,还有黑白色的电视。有人羡慕地说道:“杜老头家里可发达了,这些东西老值钱了。”

“真是祖坟上冒青烟。”

“嘿,你不知道吧,人家大老板出一万块买棺材呢。”

我心里气愤,这都是谁在胡说,我爷爷根本不卖棺材。

我挤进了家门,就看到村长王大顺在那儿劝我爷爷,说:“老杜啊,你别犟。人家张先生那么忙的大人物,看看,又送东西,又出钱,多有诚心。你拿捏拿捏就算了,赶紧把棺材让出来。”

爷爷哼道:“说了,这两口随便他拿,院里那口打死也不卖。”

“那可是一万块啊。”

“不卖。”

爷爷盯着村长,说:“你拿了他五百块钱吧,人要知足,否则就会惹祸。我跟你说,那个张先生不是个好人,你小心把自个儿搭进去。”

村长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,用力地拍下。

他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说:“杜老头,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。张先生可是县长的座上宾,要弄死你,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。我告诉你,明天一早我带人来拖棺材,你要是不识相,别怪我不念一村子的情谊。”

爷爷叫道:“你带句话给他,死一个人只能买一口。他要买两个,自己必死。”王大顺呸了一口,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
我气得浑身发抖。

“爷爷?”

这帮人明着来送礼,其实是来威胁我家。

这可怎么办?

爷爷只是哼了声,说:“别慌,到时候还指不定谁来求谁呢?”

爷爷很镇定,我心里就不慌了。他拿出一本黑皮的书,教起了我本事。天地间有阴阳气,两者平衡,就是万物勃发。如果失了秩序,阴气变强了,就会生出鬼祟来。

“阴门要驱邪斩鬼,就得从阴气着手,要么驱赶,要么镇压。”

阴门中的门派很多,法术繁杂,咱们这一脉的祖师爷姓陈,所以叫做陈祖派,听到这儿,我就想起映在红布上的窈窕人影,好奇道:“爷爷,咱们祖师爷是个女的吗?”

在我看来,女的都柔柔弱弱,怎么能抓鬼呢?

爷爷一拍我,怒道:“不许说祖师爷的是非。”

“祖师爷虽然是女的,但传下的镇邪法,在阴门里大大的有名。”

现在我还没有过三关的考验,所以爷爷不能教我,但是让我旁观着。他让我去鸡窝,把我家的那头大公鸡抓了来。

这畜生养了七八年,平时贼机灵。今天蔫蔫儿的,也不跳也不躲,轻松就被我给抓到了。爷爷叨咕道:“这辈子做鸡,偿尽了孽债,下辈子做个清白人。”

公鸡打了个鸣。

爷爷拿起菜刀,一下就把鸡脖子给抹断了。

他拿碗等了鸡血,然后抓起一把黄豆,就泡在里头。

鸡毛被他串起来,做了个掸子,让我拿着防身。我一阵无语,明明人家就要来拆房抢棺材了,给我个鸡毛掸子,还不如拿把菜刀痛快。

“你懂啥?这东西对付邪门东西,比菜刀厉害多了。”

这会儿天已经大黑了,爷爷进了院子,把黄豆给埋了下去。每下一颗,他嘴里就要叨咕着符咒,让我一边跟着记忆背诵。

“这是陈祖派的阴灵咒,对付活人最管用。”

“走,回屋睡觉。”

我躺进棺材里头,心里惴惴,明天村长肯定要带人来闹事,光凭那些豆子,能够挡得住那些人吗?

我摸着手心,觉得刺心的疼。

自从被戳了一刀,我的感觉就变得越发敏锐了。比如现在,我就能察觉到,我睡的这口棺材像是有气在流转,外头是正的,里头是反的,爷爷的那口棺材就没有这种怪异。张先生是个生意人,不会做亏本的事情。他肯出一万块来买这个棺材,肯定有我不知道的玄妙。

爷爷虽然让我拜了师,但是对这口棺材却绝口不提。

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。

我心里乱糟糟的,折腾到了很晚,才进入了梦乡。到了第二天,就被外头的吵嚷声给惊醒了。村长扯着嗓子,叫道:“杜老头,出来,别躲在里头装乌龟。”

我爬起来,爷爷已经起来,他让我别做声。

“王大顺,我看你眉心发黑,就要倒大霉,还是回家躲着吧,说不定还能活命。”

“呸,糟老头,还敢咒我?”村长大叫几声,问,“棺材呢?交不交?”

爷爷不说话了。

“哼,装死就能躲过去?”村长厉声叫道:“给我进去抢了棺材。”

一群人冲进院子,来砸我家的门。村里人远远地看着,根本不敢过来帮忙。爷爷让我拿着擀面杖,把门给堵着。砰砰,外头砸的山响。

爷爷拿出一张黄纸,用剪刀裁着。

我心里焦急。

这都火烧房子了,爷爷还有心思剪纸?

外头砰砰地撞着,我死命抵着,很快就半边身子发麻了。

我家的门发出嘎吱嘎吱的一阵牙酸声,估计是挨不住了。

“好了。”

一根赤红的蜡烛点起来,发出晕黄的光,这蜡烛跟普通的不同,没有呛鼻的味道,反而透着一股奇异的香气。爷爷举起来了黄纸,竟然是一个公鸡。

“天浩浩、地浩浩,弟子奉请陈祖仙师,架起铁围城,竖起尖刀阵。扰我者,不得安宁。乱我者,皆受虚妄苦,急急如律令。”

屋子里窗户和门都关的好好地,陡然窜起一股冷风,让我背心发凉。我惊诧地四下看着,然后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啼叫。我诧异地张开嘴巴,这是公鸡打鸣啊,可是声音居然是从墙壁里传出来地。

墙壁上映出了一个公鸡的模样,活灵活现,仿佛跟真的一样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爷爷闭着眼睛,只是蠕动着嘴皮子。

墙上的公鸡蹦跶着,它先是打了鸣,然后扬起脖子,往下一啄。

“嗷。”

外头传来一声惊叫,就跟被人拿刀子戳了,然后就戛然而止。有几个声音慌了起来,叫道:“周老四,你怎么了?”

“不好了,这家伙在吐白沫子,是不是发了癫?”

我从门缝里往外看,有个人笔直地倒在地上,旁边围着一群人,正在大呼小叫着。

该,叫你来砸我家,活该你发病。

很快,就有第二个人发出尖叫,噗通就扬天摔倒,嘴里喷着白沫子。接着是第三个,然后是第四个,就跟爆发了传染病,一个接着一个。

这是咋回事?发病也没有赶一块儿的啊。

王大顺一个激灵,就指着我家,大叫道:“老东西,你敢用邪术?我要去县上告你,让你浸粪坑,游大街,让大伙拿石头砸死你。”

我一下恍然,这一定是爷爷在做法,墙壁上的公鸡每次啄一下,外头就会有人尖叫,然后噗通摔倒,这里头肯定有门道。

村长慌了,急匆匆往外跑。

爷爷大喝道:“来了,就别想走。”

他拿着黄纸,指使公鸡往下啄去,这家伙没跑出院子,就扬天摔倒。我乐的不行,啪啪地鼓掌。外头几个没倒地的,被吓破了胆子,哇哇地怪叫着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悬疑推理
  2. 惊悚恐怖
  3. 恐怖灵异
  4. 精品长篇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娱乐公司-澳门真人博彩娱乐网络大全-澳门网上娱乐博彩大全-解忧小说网为您提供最新好看的热门网络小说推荐,这里有各类好看的小说,包括现代言情、豪门总裁、古代言情、等优质小说在线免费阅读,生活无忧,就上解忧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