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娱乐公司-澳门真人博彩娱乐网络大全-澳门网上娱乐博彩大全-解忧小说网
旧事勿提全文阅读汪岁城,小白_旧事勿提小说在线阅读 - 解忧小说网
手机版 书架
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库> 灵异> 旧事勿提

更新时间:2019-04-10 19:25:17

旧事勿提 连载中

旧事勿提

来源:落初文学 作者:非老板 分类:灵异 主角:汪岁城,小白

《旧事勿提》小说的主角汪岁城,小白,是非老板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,汪岁城,小白小说讲述了叶落归根,魂归故里。可又有多少怨鬼冤灵无处可去、忠魂义魄不愿离去,长津湖畔点魂灯,茫茫草地捞尸人。松花江下的神秘鬼矿,长白山上的无名孤坟,一连串的谜团接连而至,是去是留,是生是死,面对眼前的诡异景象他又该如何决断?这儿的每一个物件,都属于不同的主人,记录着他们曾经发生的故事。每一件,都那么与众不同。岁月无声,也无情,但岁月中留存的物事,却有着讲不完的故事...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过了大约15分钟,徐金科从公交站点那儿边走过来,离老远就冲着我挥手。

我见是他,就也挥起手并冲着他笑。

徐金科走到我和小堃跟前,说:“岁城、继堃,好久不见了,近来可好?”

小堃笑了一下,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笑还是假笑,再或者是苦笑,反正我也就听到他笑了一声。笑完,他说:“都好都好,我能有什么事儿啊,反倒是你这个大忙人在百忙之中还能回来约我们吃饭,真是受宠若惊啊!”

“哎呦,岂敢岂敢,你这么说不就是见外了。”金科羞涩的不知如何应变,显得有点手忙脚乱,只把“不好意思”几个大字清楚的写在脸上。

我看到他的囧样,心里别提有多乐呵了,看来他还是入世尚浅,书生气太重。我赶紧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,笑着说:“尚好尚好,咱就不扯这些客套话了,走咱赶紧吃饭去吧!”

进了饭店,服务员引导我们到一个四人桌坐下,并拿出一张单子,说:“请各位慢慢点菜吧,好了叫我一声。我这就去给几位准备茶水去。”

落座后,我看了一眼菜单,说:“哥几个,这菜单变化挺大啊。”

小堃先开口问:“怎么着,连鱼翅燕窝,鹿茸熊掌都有了吗?”

我十分嫌弃的蔑视他一眼,道:“做你的美梦去吧,这是平民餐馆,再说了这可是川菜馆子,净说些满汉全席上的大菜干嘛?”

“是吗,难道说连川妹子都上菜单了?”小堃闪着两个狗眼,调侃道:“有的话赶紧给我来两个,我正好火气旺没地儿发呢!”

“哈哈哈哈,”金科拍着小堃的肩膀,笑着说:“只怕不妥吧,川妹子可辣呀,只怕会事得其反吧?”

我连忙打断他们的谈话,并说:“你们俩少扯皮,既然你们不点,那我可就点啦,还有,这顿饭得小堃你请,我看你真是越来越脑残啦!”

听我这么说,小堃反应倒不大,因为他早就做好请客的准备,可谁知,他刚想开口,却被金科这个不识趣的给立马打断了。金科看看我,又瞅瞅小堃,说:“欸~怎么能让你们二位破费呢,今天这饭局正好我赶上了,那就得我请,要不下次,我还不知道怎么叫你们了。”

小堃见状,也不甘示弱,赶紧争起来,这种好面子的活谁不想多赚几笔。他俩就这么你挣过来,我又抢过去的,客套了好半天,弄的我都看不下去了。

我放下填菜单的笔,说:“得,您二位也别争了,你们真是屎壳郎滚粪球,一个是虫一个是屎,投其所好啊。我看这样,你们石头剪刀布,谁赢了,这回谁请,剩下那个等下回再说。”

他俩的争执停下了,都互相点着头。金科说:“这办法好,就这么做。”他刚想去和小堃猜拳,也不知脑子里又闪过什么鬼东西了,用另类的眼光冲我一看,问:“哎?那这几回我们包了,那汪东家那份儿,什么时候请啊?”

好你个徐金科,要不就属你混蛋,老子请你吃饭的次数还少吗?现在跟我玩这套。我仰斜着脸狠狠瞥了他几眼,非常有分量的说:“东家这份儿,怎么着也得等过年吧,节日隆重,这才配得上我高贵的身份啊。再说了,老子请你们吃饭的次数少过吗,亏待过你们吗?”

金科就像回想起什么人生大事那样,眼前一亮,说:“还真是,别人我不敢说,就这汪老板还真没亏待过我。”

小堃也连忙接话:“是啊,小城可是个实在人,对朋友从不吝啬。这不,昨儿他刚请我一顿,所以今儿一定得我请!”

金科可不是个傻里傻气的人,看着话题又要绕回去,他赶紧制止,并说:“东家都发话了,咱也别挣了,就按他说的来,谁赢了,谁请客,剩下的人,下次再说!”

小堃不好再反驳什么,便客气的说:“也对,来日方长嘛,等你再回来,我定要请你们两个好好吃一顿!”

说完,他俩开始划拳,结果还是金科赢了。其实看到这个结局,我还是挺那啥的,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反正就是不痛快,合着昨、今两顿饭,都让张继堃这小子捡便宜了。咳~兄弟间,也不该多计较这些那些,就只当你这小子命好吧,小姐的身段丫鬟的命哟,顶多跟着主子沾光啊。

有的时候吧,花钱这种事儿,尤其是朋友之间,无论关系多好,也得取舍有度。打个比方说,非常要好的朋友,钱这种东西可以有谁的花谁的,但要记住,必须是相互的,因为无论是哪一方花少了,多的那一方就一定会多想,容易滋生各种歪心思,进而促使矛盾的产生,所以必须要有个度,何况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呐。这种现象,上学时候还不太明显,特别是上班后,一次两次多花钱到还没什么关系,次数多了,可真的会影响朋友间的关系。

我冲着已经协商好的两人一笑,埋下头开始继续点菜。几年不来,这小馆子的菜式倒还真花俏了不少,什么神仙鸭子、炝锅鱼,我压根儿就没听过。份外勾我眼睛的,就属这个豆腐烧肉,丫的,豆腐和肉,连辣子都没提,这真是川菜吗?算了,管它呢,我就把新添的几款菜式,挑着价格也合适的,选了几个,便唤来了服务员。

留着长发的女服务员走过来,放下茶水,接过菜单,也没多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。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看来这家店的服务,跟那年还是一个味的!”不过这家店的老板也真是够精明的,先让顾客点完菜,再把茶水端上来,要是哪桌客人临时反悔了,不在他这儿吃了,连茶水都省下了。我也不能反对这种行为,小饭店嘛,跟大饭店比不了,利润就是从这一点一滴省下来的。

我抿了一口茶,表情严肃的问:“金科,你回家看过了吧,伯母的病好些了吗,问题大吗?”

金科方才还笑着的脸,微微拉下了一点儿,说:“乳腺癌,不过好多了,已经做过手术了,医院化验说,肿瘤是良性的。”

“哦,良性的那算好的了,也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”我叹了一口气,接着说:“不如下午,我去探望一下伯母吧,这么严重的病,我也应当去看看。”

小堃也明显吃了一惊,说:“说得对,我也一块儿去。”

金科慌忙的摇动双手,说:“不用了,不用了,等家母出院了,病好了,过年时直接来家里岂不更好?再说了,医院的病人都需要静养,我们几个风风火火的大小伙子,都去了也会影响其他病人的休息啊。”

我默许的点了点头。心想,看吧,这就是语言的艺术,有时候来来回回客套几次,也不如上来就大实话,把利害说的简单明了,既不愧对我们的一番心意,也不影响伯母的休息,真是两全其美。当然,这仅仅适用于我们这样关系比较好的朋友,如果是领导母亲病了,别说三请命,就算四请、五请也得去,哪怕真的不能去,也要人不到,礼到!

二十分钟后,我们点的菜,陆续的端上来,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式,我不由得感叹,真是要与时俱进啊,若不然迟早要被社会淘汰。那个我在意很久的豆腐烧肉,端上来红油喷香,看上去我就确信它是川菜,吃一口,果然就是川菜,郫县豆瓣酱独有的醇厚且香辣的滋味瞬间充盈在口腔,舌尖上的味蕾也在这鲜味的带动下,不断的载歌载舞。

饭后,我们送走了金科。这时,我心中一喜,太好了,索性今天中午在金科的坚持下,我们滴酒未沾,终于能问问小堃的事情了,也能顺便拿回我的钱包。我们对视了一眼,刚想决定接下来该去往何方,可我的手机就像有预谋那样,不偏不倚的又在这么个紧要的关头响了起来。听着我设置成来电铃声,本来很喜欢的《Kiss the rain》,却恼怒的想要直接将手机抛得老远。

我吧唧吧唧嘴唇,掏出手机,是我老爸给我来电话了。我看是我爸给我打来的,我也就不敢怠慢,赶紧接了电话。我用非常清晰的声音说:“爸,有事吗?”

“你爷爷要去医院做体检,我下午没空,你赶紧回来陪你爷爷去。”父亲在内边大声的说。

哎呀,老爷子不省心,这老老爷子更不省心,不过还是老人家的身体最重要。我立刻回答:“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。”

我说完,父亲就挂了电话,虽然这样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,但这毕竟也体现了父亲的当机立断。

我收起手机,对小堃说:“恐怕我不能再陪你多聊聊了,我爷爷要去医院做体检,我得过去陪着。”

小堃,别看他有时候爱犯浑,但他也是个明事理的人。他即刻说:“我的事小,老人家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,你赶紧回去吧,别让爷爷等急了。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我们找机会再聊。”

“嗯,好,”我微笑着和小堃告别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我扭头就向公交站点那边走去,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目送下我。

更多章节在线阅读

  • 戏子妆(二)寻梦
  • 戏子妆(三):书香门第
  • 戏子妆(四):春宵苦短
  • 戏子妆(五):花谢碟飞
  • 戏子妆(六):云瑟
  • 戏子妆(七)男儿郎
  • 戏子妆(八)仙家
  • 戏子妆(九):李离
  • 戏子妆(十):文墨
  • 戏子妆(十一):忠魂
  • 戏子妆(十二):九凤
  • 戏子妆(十三)淡香惹蝶
  • 戏子妆(十四)转身之间
  • 戏子妆(十五)孽
  • 戏子妆(十六):物归原主
  • 戏子妆(十七):红豆汤
  • 戏子妆(十八):两个大兄弟
  • 戏子妆(十九):又见胖子
  • 漠北尸海(一):死皮鬼
  • 漠北尸海(二):草原
  • 漠北尸海(三):佛爷
  • 漠北尸海(四):惹娘娘
  • 漠北尸海(五):脚尾饭
  • 漠北尸海(六):盲点
  • 漠北尸海(七):内鬼
  • 漠北尸海(八):黑瞎子
  • 漠北尸海(九):坟
  • 漠北尸海(十):命已至此
  • 漠北尸海(十一):老爵爷
  • 漠北尸海(十二):掘尸下土
  • 漠北尸海(十三):青铜门
  • 漠北尸海(十四):母仪天下
  • 漠北尸海(十五):星月定乾坤
  • 漠北尸海(十六):前有来者
  • 漠北尸海(十七):“鬼”打墙
  • 漠北尸海(十八):人面蛛
  • 漠北尸海(十九):蛛尸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):山穷水尽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一)江东父老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二):福祸相依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三):柳暗花明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四):人生四态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五):螺丝钉最光荣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六):断脊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七)低谷之后更是深渊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八)哨子其人
  • 漠北尸海(二十九)家国万事兴
  • 漠北尸海(三十):无力回天
  • 漠北尸海(三十一)凤冠霞帔
  • 我本恶人(一)我是人渣收割机
  • 我本恶人(二)福祸之念
  • 我本恶人(三):痛苦的尽头才是笑容
  • 我本恶人(四):“能”与“想”
  • 我本恶人(五):多事之冬
  • 我本恶人(六):宽恕即是自负
  • 我本恶人(七):穿西装的人
  • 我本恶人(八):镇
  • 我本恶人(九):无法挣脱
  • 我本恶人(十):麻烦制造者
  • 我本恶人(十一):续魂珠
  • 我本恶人(十二):该还的总要还
  • 我本恶人(十三):还债
  • 我本恶人(十四):无人区
  • 我本恶人(十五):愿君珍重
  • 我本恶人(十六):不速之客
  • 我本恶人(十七):既然看遍繁华,何不停下脚步
  • 我本恶人(十八):海棠梨花院
  • 血封长津(一):业火焚身
  • 血封长津(二):十五分钟
  • 血封长津(三):还愿
  • 血封长津(四):老将军
  • 血封长津(五):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
  • 血封长津(六):陆客
  • 血封长津(七):画龙不点睛
  • 血封长津(八):众争之地勿往
  • 血封长津(九):偷渡过境
  • 血封长津(十):“钱”这字实在不雅
  • 血封长津(十一):虎狼之地
  • 血封长津(十二):不平等条约
  • 血封长津(十三):轮回
  • 血封长津(十四):看不清脸的男人
  • 血封长津(十五):家贼难防
  • 血封长津(十六):墓中暗河
  • 血封长津(十七):无舌女尸
  • 血封长津(十八):反目成仇
  • 血封长津(十九):命悬一线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):无路可行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一):绝处逢生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二):阴室棺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三):高丽王墓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四):水银封棺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五):疑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六):灰烬成雨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七):点魂灯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八):夺命蝎
  • 血封长津(二十九):年鹤堂买刀伤药去!
  • 血封长津(三十):血染梨花门
  • 血封长津(三十一):活尸夺魂
  • 血封长津(三十二):千钧一发
  • 血封长津(三十三)双珠归一
  • 血封长津(三十三):金盆洗手
  • 享悬尸(一):生意兴隆
  • 享悬尸(二):山压山
  • 享悬尸(三):回光返照
  • 享悬尸(四):黄大仙
  • 享悬尸(五):疯女人
  • 享悬尸(六):肉面馆子
  • 享悬尸(七):两厢厮守
  • 享悬尸(八):一九四二

猜你喜欢

  1. 悬疑推理
  2. 恐怖灵异
  3. 热血爽文
  4. 腹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娱乐公司-澳门真人博彩娱乐网络大全-澳门网上娱乐博彩大全-解忧小说网为您提供最新好看的热门网络小说推荐,这里有各类好看的小说,包括现代言情、豪门总裁、古代言情、等优质小说在线免费阅读,生活无忧,就上解忧小说网